【醒目:WARNING!!!】

首先关于这篇日志好孩子请自动屏蔽。

内容涉及吐槽(暴)(力),粗口现象尤其严重以及含有不重道成分

以上。

如果你还是坚持的话,我也没辙,摊手。

———我是发飙开始的分割线———

我发誓以后出门之前一定会翻黄历,要不就去看星座运势去。事实证明,这对于你的一天是非常重要的。

我就是因为出门没看黄历表上以及星座运程上的“不宜出行,诸事不顺”才有了如此痛苦的回忆。这给我的LOLI少女心带来了多少伤痛啊混蛋!

事情是这样的。

我和佳宝去东城区的某个课外办学班上课,本来强迫学生订那个该死的能吃出头发和合格证来的一顿还TM7块钱的能当作生化武器的营养】配餐就很不人道了,不过说到这里你也一定很好奇为什么这个午饭让我形容的如此恐怖学生却也要订,原因是因为这个学校该死的耍花招,中午不让学生出校门,还专门有人把门。这学校还真是把人当狗使,把学生当狗喂。问题是,我们家狗都不吃这种东西= =||||||。学生没法出校门没有饭吃就只能订他的猪食。

但是只要你有办法中午搞到饭的话就可以不定饭,于是我们那个班里有几个人就没定。然后就来事了。

这学校出门要出门条,美曰其名是对学生负责,其实在我看来都是放屁。为的就是那点儿号头儿。

然后昨天我和佳宝商量下午去王府井买书,因为店庆再加上东城的卡所以就是八五折。然后我们下了第一节课找班主任要出门条儿,结果那个三八女就开始较劲儿了。

最开始好好跟她说我俩要走,她磨叽半天嘴上是答应了,后来我们管她要条儿的时候,她就开始操蛋了,说什么你们不是下午才走呢么,等中午吃晚饭再拿条儿,佳宝说我们没饭,结果那三八来一句,没饭那就饿着吧。当时我真想上去抽她两嘴巴,骂她一句“有你丫这么当老师的吗?傻X。”结果考虑到我以及我们学校的形象,我忍了。

然后我就跟她理论,我们家长都知道这件事儿,而且这是提前安排好的,您不给开条我们的计划就全都打乱了,结果她在那里叫板,说什么你们到时候出事儿了学校不好交代,这么简单的事你们怎么都不明白。然后还说什么有这种事得提前说,让家长打电话或者开条儿,你下了第一节课才说,我怎么办这事儿啊。我跟她说,您没提前说出门之前要家长开条儿,况且原来的话您也就放我们了,规矩什么时候变了我们都不知道啊。

结果她居然恬着脸跟我说她早就说过了,我当时心里想,你丫就放屁吧,你要说过我磕死在这儿。这年头居然有这么不要脸的。

然后我就跟她急了。本来请假就是我们自己的事情,我交了钱上不上是我的自由,说一声是把你当作老师尊重你,结果你丫还叫嚣起来了。

后来她死叽白咧的让我们家长给她打电话,打就打呗,我们商量了一下,就决定让佳宝她爸打电话,打完之后,她当时就说成了。中午最后一节物理课的时候,她把出门条拿来了,结果只拿了佳宝的,因为是一人一条制,然后我问她我的条儿呢。

最生气的就是这点儿,她让我家长给她打电话,我当时就急了,刚才她家长不是已经打电话了吗?她说那个是她的家长,让我的家长再打一个。我说我们两个是一块儿的不是早就说了吗?后来她又得瑟什么我忘了,然后一生气背着书包就走了……

然后我和佳宝非常有默契的同时给对方发了一个短信——我在外头等你(你在外头等我)。

往外走的时候,我开始回忆整个事件,再加上以前发生的一些事情,我算是明白了,她整个事情都是在针对我

因为之前我因为她调座位的问题跟她发生过一次口角。估计从那时起那个臭三八就开始算计了。后来我们打听了一下,当天有两个人也是当时说的,结果丫二话不说就给开条了,更过分的是她每天都给五中一个也怪讨厌的男生开条让他出去吃饭去。

玛丽隔壁的。

她丫思春期还没过呢是吗?再说就算YY也得找个顺眼点儿的吧,比如说小绿同志,佳宝你说是不?那人长得我就不说什么了,要是放在无产社会绝对是重点接济对象,身材我就更不想说了。好吧,什么人看上什么人吧。老女人早不到对象一般男生看她恶心就这么一个搭理她的,他俩都怪不容易的。

所以说,再想后来,她给佳宝条,不给我条,而且当时佳宝打完电话她不说,非得等到问她的时候她才让我家长打电话,她当时就应该说清楚了,XX佳能出去,许XX不能出去,结果她也不说明白了,这不就是摆明了跟我较劲儿呢吗?所以我才不鸟她。你丫一人更年期别拖着一帮子人陪你解闷儿。所以说这种人就是装孙子。装的真TM像。今天她和另一个女的在那里偷鸡摸狗对这我指指点点的,算了,反正我也无所谓,上了年纪的老太婆就喜欢东家长西家短的。我才不跟她置气。。。

最后我和佳宝讨论了一下,以她的名字命名了一种新的病——杜氏更年期心理健康欠缺并发青春期特征综合症

———我是事件2的分割线———

后来我们从王府井回来。

上了41路,因为是第二站所以巨空无比

我和佳宝就挑了个前排双人座坐下了,一边拿着新买的书看,一边聊天,反正不知不觉人就多起来了,我俩到站该下车了,刚站起来就有一个老头开始拍着我们的座位叫唤:“你们还在这里座什么座呀,没看见这里写着老幼病残专座呢吗?还不赶紧让座,没看这老太太都顶不住了吗?赶紧起来!”

等我们起来之后,他还在不停的说,我们什么都没说。成,这个算是我们倒霉,坐的是黄座还没看见老头老太太。所以我们什么都没说。然后就听见那个老头说让那个老太太座,完了他自己还在那里说:“您坐吧,我能顶得住,我年轻,您不是岁数大了吗?”还假惺惺的让周围人坐,我就日了,周围一帮年轻人谁TM好意思跟你丫抢坐啊,就冲着你Y那个矫情儿劲儿,没准谁傻了吧唧真坐了,你还得在那里说什么现在的年轻人真没规矩呢。

我还真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人,活了那么大的岁数屁事儿没学会,就学会倚老卖老了。仗着你丫岁数大就开始欺软怕硬。我生平最鄙视的就是这种人,其实他正对着的那对座儿是一对中年人,丫不敢跟他们叫板,就拿学生开刀。

这种人最不要脸了,明明自己心里不平衡还非得拿人家老太太当幌子,自己想坐就直说,叫TM什么叫唤啊。有俩座你就做呗,还TM在那里操蛋。“我年轻……”你丫真以为你是那年轻力壮的小伙子呢。童年缺爱的。

—————————————

以上就是整个的一天,两个事件。

我承认里头有的话说过分了,但是我就是觉得不公平。

没错,这两件事里我承认我也有错,而且好孩子千万不要效仿我的做法ORZ|||||

关于那个老头,是我们不长眼睛坐了那个倒霉的座,还没看见这个矫情人,可是我还真么见过这种人

真是贱人无敌二重奏,就差让他俩站一块比比谁更X了

一句话扣题——世风日下,还真有没脸没皮的!!!!

+做人不能怨声载道+ | 留言:(0) | 引用:(0)
留言:

管理者のみに表示